澳门金沙4066手机版-www.4066.com-4066澳门金沙网娱乐 - 文学类专业网站力求原创·干净·绿色

澳门金沙4066手机版-www.4066.com-4066澳门金沙网娱乐

当前位置: 澳门金沙4066手机版 > 军事新闻 > 枪声惊醒了顽兵的夜梦-周贯五

枪声惊醒了顽兵的夜梦-周贯五

时间:2019-02-1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点击:
■大刀进行曲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同志们,我们要坚决粉碎日寇的囚笼政策,坚持战斗下去。山区有山洞林壑,平原有土地娘娘的肚皮。我们一旦成了土行孙,还怕什么申公豹!周贯五鏖战冀鲁边 牟宜之(建国后任城市建设部公用局局长等职,1957年蒙冤,1979年平反),早年

  ■大刀进行曲·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“同志们,我们要坚决粉碎日寇的‘囚笼政策’,坚持战斗下去。山区有山洞林壑,平原有‘土地娘娘’的肚皮。我们一旦成了‘土行孙’,还怕什么‘申公豹’!”——周贯五鏖战冀鲁边

  牟宜之(建国后任城市建设部公用局局长等职,1957年蒙冤,1979年平反),早年曾经加入了共青团,参加了著名的日照暴动。任乐陵县县长以后,他跟领导的“第三十一支队”三路指挥杜步舟多有来往,县政府里骨干工作人员和他的警卫人员,都是杜步舟从部队抽调给他的。

  “非也。兄弟的隐衷只在沈主席方面。”牟宜之说着,将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前不久写给他的信复述了一遍:“务必统一军令政令于国民政府,必须独揽党、政、军三权,一切事务不容和八路军插手……总而言之,务必使共党、八路无法存身。要达到目的,必须心肠狠,手段辣,做事绝。”

  周贯五听后怒形于色:“岂有此理,经民济世,保国安邦,这是每个为官者的天职。受国家俸禄,食百姓脂膏,非但不思图报,还要挑拨党争,加深内乱,眼看着半壁江山沦于敌手,亿万民众陷入火坑而不顾,真是荒唐!”

  “这也未免消极了些。”周贯五诚恳地说:“你牟先生有仁有义有才,当今国运不济,正是报国效民的时候,怎能轻易任人摆布?大丈夫所作所为,只要上对得起苍天,下对得起黎民,则应挺起腰杆去做。纵使有少数人反对,我们八路军支持,民众拥护,何虑之有?”

  晚饭后,队伍集合。周贯五走到队前大声说:“同志们,日本鬼子残害了我们边区多少兄弟姐妹?毁坏了我们多少房屋庄稼?今天报仇的机会来了。这次战斗,是我们支队第一次大规模地跟鬼子较量,一定要打出威风来,把这伙鬼子全部吃掉!”

  鬼子全部进入了包围圈。“打!”指挥所一声令下,枪声四起。赶车的农民见是八路军来了,撇下牲口,一哄而散。战士们一阵猛烈射击,鬼子当即死伤过半。但是,鬼子慢慢冷静下来,开始有组织地还击。战斗打到中午,剩下不多活着的鬼子被压缩在不足半里长的一段公路上。

  鬼子拒降。下午三四点钟,冲锋号吹响,“冲啊!”战士们冲向公路。附近村的上千名村民,拿着土枪、木棍、铁锨、粪叉,也一起冲上公路。负伤的西村被村民用粪叉叉死。只有六七个鬼子突围逃跑了,跑进盐山城又跌倒死了三个。

  从1939年初,“挺纵”主力分九批先后撤离冀鲁边区,转往鲁西、鲁南开辟根据地。周贯五率六支队第二批开赴泗水、新泰等地。同年10月中旬,周贯五奉命又返回冀鲁边区,担任边区军政委员会书记兼冀南行署第六专员公署专员,第115师教导第六旅政治委员兼冀鲁边军区政治委员。

  地方民团头子张国基的队伍近2000人,将其收编为河北省民军第二路,任命张国基为司令,驻扎在吴桥县的彭庄、老鸹张、牟家庵一带。1939年2月初,日军滕井的三个中队攻打张国基,他连忙向八路军求援。肖华采用“围魏救赵”战术,率部攻打灯明寺,使张国基解围免于被歼灭。张国基向肖华表示:“如不好好打鬼子,不拿出个样子来,也枉读半生诗书,空怀满腹文章。”

  然而,张国基看到八路军主力撤离,原形毕露。他依仗顽固派“摩擦专家”张荫梧的庇护,猖狂蚕食抗日根据地,叫嚣“宁亡于日,勿亡于共”,“日可以不抗,共不可不打”。他在吴桥、东光、南皮、宁津县等地横征暴敛,强索粮款,毒打抗日政府人员。

  周贯五仁至义尽,果断用兵。命令各地县大队、区中队马上出动,破铁路,袭县城,牵制日寇,掩护主力作战;周贯五和陈德带八团一营进逼彭庄;杨忠和龙书金(建国后任新疆军区司令员、中共第九届中央委员等职)率鲁北支队包剿老鸹张;杨承德和杜步舟带八团三营包围牟家庵;津南、运河支队攻打许连九村。1940年11月20日黄昏后,四路队伍4000多人同时进发,于夜间11点钟左右发起攻击。

  1942年1月间,周贯五接到济阳县抗日县大队副大队长朱宝承来信说,第七旅旅长赵芙亭铁心,他袭击八路军小股武装;包围济阳县、区抗日政府;残害八路军侦察员和地方干部,前几天又活埋了几个抗日干部。他对部下说:“杀一个日本人只能算半个英雄,杀一个就能算一个英雄。”此人不除,后患无穷。

  符竹庭在边区时,出于团结抗战的愿望,派人向他做工作。赵芙亭不买账,狂言“与势不两立!”朱宝承请开明绅士去见他,他破口大骂:“你们这些混蛋,胆敢为做说客,老子再听到你们说半个好字,定叫你们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!”

  周贯五看完信,当即电告十七团政委兼二地委书记曾旭清(建国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副司令员等职),命他率部从齐河赶赴济阳,先礼后兵,再次警告赵芙亭就此罢手。不然,彻底消灭他!曾旭清依令而行。赵芙亭我行我素,几天后,又把齐河县大队的三名便衣侦察员抓去。齐河县抗日县长兼大队长李聚五曾与赵芙亭同学又是同僚,他前去说服赵芙亭放人,吃了闭门羹,被连推带搡地赶了出来。

  曾旭清怒不可遏:“狼总是要吃人的,这叫恶性难改。”当晚,曾旭清率部突然包围后张家。顽军不经打,纷纷举手投降。赵芙亭的50多名卫兵拼死抵抗,被击毙在胡同里。赵芙亭先是躲进一个猪圈里,而后溜出村子,撒开“铁腿”逃跑了。

  农历三月三,济阳县一带赶庙会。曾旭清料定赵芙亭残敌肯定出动抢劫,侦察探知他躲藏在大岱子村。曾旭清带领队伍直扑大岱子村。枪声惊醒了顽兵的夜梦,一个个光背露腚地往外跑,一出院门就被密集的火力打了回去。不到一个钟头,死伤、投降了大半。赵芙亭从一座楼房里“呼”地窜出来,打伤了一个战士,再打,哑火了。三连长连声喊:“抓活的!”他从一个战士手中拿过长枪,大吼一声:“杀——”赵芙亭往下一蹲,刺刀捅进了他的腹部。

  从1941年,日寇在冀鲁边区连续发动了五次“强化治安”运动;惨无人道地推行杀光、抢光、烧光的“三光”政策,制造无人区;对根据地实行“对角清剿”、“梳篦战术”、“剔块战术”等大“扫荡”。配有飞机、坦克、大炮的万人“扫荡”大军如蝗虫盖地,小规模的合击、奔袭,几乎无日不有,边区抗战进入最艰难岁月。

  1942年6月18日,边区一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杜子孚、专员石景芳、组织部长邸玉栋、妇救会主任崔兰仙、文救会主任吕器(杨希玲)等100多名干部和200多名战士,在东光县四柳林(赵家、孙家、王家、宫家柳林)被3000多日伪军包围,壮烈殉国。

  同年2月3日(农历腊月二十九日)凌晨,上万名日伪军将三军分区副司令员李永安率领的直属五小队等近500人,重重包围在乐陵县铁营洼。李永安一面组织民众分散转移,一面命令阳信县大队教导员王志诚带领一部分战士突围,他带领少数战士退到小白张家附近的一座旧土窑,将黑压压的敌人吸引了过来。敌人每隔10米围上一层,共围了7层。李永安甩掉大衣,泰然自若,弹无虚发。手榴弹甩光了,枪膛里只剩一颗子弹了,他神色凛然地朝自己的头部举起手枪……

  时年25岁的直属五小队队长李清寿,孤军奋战,击毙了上百个日伪军。从拂晓打到黄昏,他粒米未吃,滴水未沾,弹尽无援。李清寿用最后一颗子弹,把生命献给了可爱的家乡。一个鬼子官吩咐把李清寿的遗体抬到铁营村头,放在大桌子上,集合队伍训话。这个鬼子官竖起大拇指,用不熟练的中国话说:“中国的英雄大大的!”“中国不会亡!”

  然后,日寇再用其快速的机械化部队,在“笼子”里“清剿”。周贯五带领八路军“白天开展游击战争,晚上开始游击睡觉。”在1942年冬的个把月里,八路军同敌人进行了269次战斗。抗日军民损失惨重。

  1942年7月,周贯五根据对冀鲁边区抗战工作的指示,把一部分主力转往清河区;一部分由他带领化整为零,脱下军装,换上便衣,分散活动。他满怀信心地对干部战士说:“同志们,我们要坚决粉碎日寇的‘囚笼政策’,坚持战斗下去。山区有山洞林壑,平原有‘土地娘娘’的肚皮。我们一旦成了‘土行孙’,还怕什么‘申公豹’!”

  从此,冀鲁边区平原上出现了无比壮观的一幕:炕洞、牛棚、墙壁、井壁、坟头、沟坎、树林里,冒出了许多地道、地洞秘密洞口。敌人明明看见八路进村了,却搜不着;八路出村了,追着追着杳无踪影;又冷不防,枪声在身后响起,刀光在脖颈闪现。八路军的游击战、地道战,搅得日伪军日夜不宁。

  周贯五和边区党委见招拆招,从瓦解伪军入手破敌。八路军每到一个村庄,做伪军家属和伪军的思想工作,说服教育他们:“同是炎黄子孙,中国人不打中国人。”“暂时可以当伪军,但要‘身在曹营心在汉’。”一批批伪军被争取过来。

  沾化县城东北五十二村据点的伪军头目傅瑞五,早年当土匪,后来被沧州的伪华北自治联军副总司令刘佩臣收编。傅瑞五有爱国思想,他劫持过日本商船,杀死过沾化县县党部官员。因此,鬼子、和他,三方互怀戒备心理。

  周贯五同王卓如、黄骅等同志商量,选派张荣亭、李逸民、贾乾瑞等同志,打入五十二村,秘密接近傅瑞五。他们会晤傅瑞五,晓以民族大义。傅瑞五迷途知返,对天发誓,保证改邪归正。周贯五与傅瑞五商定,让他仍旧公开打着伪军的旗号,暗中保护、八路军的抗日活动。

  同时,对那些罪恶累累的铁杆汉奸,八路军给予坚决,杀一儆百。为此,发起“桃花月”活动。即在一个月中,每天都有铁杆汉奸、伪军被处死。临邑县抗日“八大队”队长路虎子(路有水),盐山县抗日二区区长刘二愣(刘焕卿),宁津县抗日大队的苏豁子(苏殿秀)……一个个锄奸英雄,捉拿汉奸、伪军,真像羊群里牵羊一样容易,吓得汉奸、伪军惶惶不可终日。单是宁津县,在一年中就除掉了144个铁杆汉奸、伪军。

  1942年秋一天,庆云县手枪队队员刘心宽接到上级指示,除掉铁杆汉奸董洪训。当天下午,刘心宽打听到董洪训正在家里给儿子娶媳妇,他买了6个鸭梨,直奔东窑村。进村正巧迎面碰上董洪训。刘心宽笑呵呵地说:“老董啊,我是保安大队长吴赞训派来向你道喜的。另外,今天是吴大队长娶二房姨太太的喜期,他请你前去赴宴。”说着拿出请柬。

  “八大队”队长路虎子,击毙辛集据点伪队长尹作文、盘河街日军翻译王子玉,活捉辛集区伪区长刘行呼、孟康飞等铁杆汉奸。在临(邑)商(河)公路上,路遇伪军巡逻小队队长王荣庆,吓得王荣庆送给他700发子弹记个“红点”。

  树大招风。鬼子盯上了路虎子。这天,9个便衣闯进王庄张自峰家,向他打听路虎子的下落。张自峰当过伪军,一次随队下乡抢粮被路虎子抓住,受路虎子开导教育,脱离了伪军。张自峰知道路虎子住在离王庄只有8里路的张家庙,他对便衣们说:“诸位老总耐心等着,兄弟出去打听打听,顺便到兴隆寺买点白面给各位过瘾。”

  1944年1月11日,山东分局、115师、山东军区电令:冀鲁边区和清河区合并为渤海军区。2月,周贯五同龙书金从冀鲁边区出发,赶往清河区。两天后,他俩和清河军区杨国夫、景晓村、刘其人等领导在小清河岸边会合。

  ■大刀进行曲·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“同志们,我们要坚决粉碎日寇的‘囚笼政策’,坚持战斗下去。山区有山洞林壑,平原有‘土地娘娘’的肚皮。我们一旦成了‘土行孙’,还怕什么‘申公豹’!”——周贯五鏖战冀鲁边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