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4066手机版-www.4066.com-4066澳门金沙网娱乐 - 文学类专业网站力求原创·干净·绿色

澳门金沙4066手机版-www.4066.com-4066澳门金沙网娱乐

当前位置: 澳门金沙4066手机版 > 历史文化 > “发外”了收捕皇后的诏令!贾后弑君

“发外”了收捕皇后的诏令!贾后弑君

时间:2019-03-3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点击:
自从晋惠帝司马衷接班后,西晋这个刚刚草创不久的家族企业内便已暗流涌动:一个任人摆弄的老板,周围又盘踞着婆婆、媳妇、叔伯三股野心勃勃的势力,西晋王朝的家族高层内斗已不可避免。这一篇我们重点描述西晋外戚和宗室如何斗法,使内乱升级,将王朝公司拖

  自从晋惠帝司马衷接班后,西晋这个刚刚草创不久的家族企业内便已暗流涌动:一个任人摆弄的老板,周围又盘踞着婆婆、媳妇、叔伯三股野心勃勃的势力,西晋王朝的家族高层内斗已不可避免。这一篇我们重点描述西晋外戚和宗室如何斗法,使内乱升级,将王朝公司拖入混乱。

  皇太后之父杨骏(代表婆婆的娘家势力)在晋武帝临终时被托孤辅政,所以婆婆一党暂时取得了先机。可杨骏目空一切,一人专权,不肯与宗室联手,结果执政一年左右,就被宗室力量和皇后贾南风联合剿杀。(南方都市报南都网)

  皇后贾南风也是个厉害角色,她设计让宗室里的汝南王和楚王自相残杀后,一人独揽朝政,执政达十年之久。贾家在朝中炙手可热,无人企及。为了保证娘家人永掌权力,贾南风得寸进尺,设计诬陷并残杀了太子。眼看自家企业有覆巢之危,宗室力量(叔伯一党)忍无可忍,发动兵变,尽灭贾家势力,并用毒药赐死了贾南风。

  西晋的外戚之所以不能同两汉时一样辉煌,把皇室玩弄于手中,是因为晋武帝设计的封王制保证了司马家族的强大,不会被外戚任意宰割。但外戚势力虽灭,同姓的司马王爷们之间的争斗也迅速升温,向最高权力发起挑战,此时的西晋家族已永无宁日。在老板无力掌控局面的西晋公司里,内部的争斗和混乱永远都是进行时。

  外戚杨骏靠矫诏取得最高权力,但由于他平时素无声望,好谋无断,朝中毫无根基,所以虽得已执政,位置却始终在摇晃之中。

  为扶植亲信,杨骏唯一的办法就是大行封赏,滥加爵位,以博求虚名。但杨骏笼络人心之举并未起效,比如他曾招揽太原名士王彰为司马,结果吓得王彰慌忙逃窜———王彰跟人提及:“杨太傅亲昵小人,疏远君子,专权自恋,怎么可能长久呢?”而杨骏的亲兄弟杨珧、杨济(时称三杨)已意识到司马皇族力量强大,力劝杨骏不要一人独吞果实,要联合宗室共同治朝,免得给家族引来祸患。此番言论不为杨骏所用,两兄弟都因与杨骏不合,最后留在家中赋闲。至此,杨骏更是孤军奋战。

  杨骏深知贾南风阴险多谋,为防止后党一族篡权,他任命自己的外甥段广为散骑常侍,主管军国机密;命亲信张邵为中护军,主管禁卫军。如此一文一武,基本掌控了朝政,而所有重大政令都在皇帝司马衷那里走过场,唯有杨太后和杨骏审批后,才能下诏施行。

  对于司马皇族,杨骏更是层层提防,一律排斥在朝廷中枢之外。但此时的司马皇族跟曹魏时完全两样,手中既有封地,又握重兵,岂甘心被驱逐在外?更何况此时的皇帝等同于傀儡,被外戚玩弄于股掌之中,他们自然会有更多想法。

  皇后贾南风一直暗中寻觅着可以翻盘的力量,她先是寻找到禁军的中层军官———殿中中郎孟观和李肇作为内应,密谋除掉杨骏。孟观和李肇两人为寒族出身,自杨骏上台后常被压制,屡有怨言,所以贾南风一邀其入伙,便一拍即合。由于晋朝削减了州郡的兵力,所以首都的禁军异常强大,禁军中层官僚一般多由寒族担任。这些人由于出身平常,常为士族所轻,又无特别的门阀家族牵连,一有风吹草动,容易被煽动。

  此外,贾南风也跟坐镇一方的汝南王司马亮和荆州的楚王司马玮(晋武帝第五子)联络,邀他们进京诛杀杨骏。司马亮上回捡得一命,愈加老谋深算,推脱说“杨骏凶暴,自会毁灭”,暂且按兵不动,坐山观虎斗;司马玮却年轻气盛,满口应承,连忙上书要入朝面君。

  楚王司马玮一抵达洛阳,贾南风暗中串联的两位禁军将领便立即行动。元康元年三月一天夜里,李肇、孟观将司马衷从睡梦中摇醒,说杨家造反,让司马衷立即签署逮捕太傅杨骏的诏书。其实这谎言编得过于离奇:杨骏已是万人之上,而皇帝又是傻子,他的权力就已相当于皇帝了,没有谋反必要;再者,杨骏孤公无子,就算当了皇帝,连继承人都没有。不过,司马衷任凭他人摆弄,盖章了事。而楚王司马玮则屯兵司马门,东安公司马繇被任命直接率兵捉拿杨骏。

  后党和宗室虽然控制了皇帝和宫廷,可军事力量极为有限;只要杨骏带领外营兵马,完全可以入宫消灭叛军。手下谋士给杨骏出主意,让他烧掉云龙门(洛阳正南门)把事态闹大,然后立即拥立皇太子攻入禁宫,必能瓦解反叛势力。可杨骏素无军事谋略,此等危急时刻,毫无主见。他一人喃喃自语:“云龙门是魏明帝所造,花钱无数,烧了太可惜。”国事千钧一发,家族百口临刃,他却心疼起一座城门来了。

  杨骏手下的左军将军刘豫此时拥重兵在手,囤聚在城门边,由于没有杨骏的指令,又听信了杨已逃窜的谣言,也只身向廷尉投案自首。最后,这位当朝太傅被杀于马厩,杨家势力一时土崩瓦解。杨太后由于曾题帛为书“救太傅者有赏”,也被诬造反,被幽禁于金墉城,断绝饮食,活活饿死。其余拥戴杨骏的官员也都被夷灭三族,死者有数千人之多,株连甚广。

  只一年之久,太后势力便被皇后与宗室联手斩草除根。杨骏之败,虽由贾后策划,但根由在于宗室力量强大,为政变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。西晋的组织结构是集团总部较弱、分部实力较强的形态,各个封国拥有巨大的能量,一旦联合,足以和集团总部抗衡。这也是当初晋武帝司马炎托孤时,一定要安排外戚和宗室共同掌权的二元结构,如此才能保持王朝上下的均衡。而杨骏执迷不悟,排挤宗室自己单干,终于导致速败。

  此次政变,皇后贾南风、楚王司马玮和东安公司马繇出力最多,但由于楚王司马玮过于年轻,司马繇又是王室偏属,皇后贾南风培育的势力尚未壮大,最后朝廷大政还是落入老谋深算的汝南王司马亮和元老卫瓘手中。

  但这场宫廷血腥争斗并未随着杨骏的毁灭告终。楚王司马玮年轻气盛,又是皇帝亲兄弟,刚愎勇猛,为执政大臣所忌惮。司马亮和卫瓘打算削夺司马玮兵权,让其返回封地。这让司马玮痛恨异常,自觉白忙活一场。

  贾南风得知两位王爷的矛盾后,便想出一石二鸟之计,暗中指使鲁莽的楚王司马玮率兵杀掉汝南王司马亮和卫瓘。司马玮虽不确定这是皇帝的诏令还是皇后的私意,但莽撞的他还是立即动手,并很快得手,乱军斩杀了司马亮。不料,贾南风随后又立即诬陷司马玮是矫诏擅杀朝廷重臣,将其斩首。司马玮在临刑之时痛哭流涕,拿出青纸诏书为自己辩护,但已回天无力,白白成了牺牲品。

  经此一番腥风血雨,太后家族被全盘清洗,而宗室白白损耗二员大将,也只好暂时消隐。贾南风终于得偿夙愿,独占中枢。她任命族兄贾模为散骑常侍、侍中,外甥贾谧也参与朝政。此外,为遮人耳目,更是岗位所需,任命名士张华担任侍中、中书令,掌管机要。张华名望甚高,从政能力很强,但出身寒族,没有夺权的威胁,所以为贾家选中。

  由于张华等人竭力辅佐,此后将尽十年,西晋政局风平浪静,并无大的争斗发生。这个均衡格局之所以得以维持,是由于后党掌控的是总部,而以成都王司马颖、齐王司马冏、河间王司马颙等为首的宗室控制的是分支,双方利益区域划割分明,各有所得。后党虽想削藩,但苦于兵力上不足;宗室们虽想重返总部,但暂时无人挑头,发动战争的合理由头也欠缺。故而,叔嫂之间暂且相安无事。

  贾南风的外甥贾谧是贾家势力的代表,在朝中横行霸道,朝中大臣对其极为谄媚。

  族兄贾模和表兄裴頠虽为贾南风倚重,在朝中担任要职,但都较为正直,常对贾后有所劝诫,引起贾南风不满。而裴頠为避免家族日后遭祸,更是向丞相张华提出,主张废掉贾南风,另立太子的生母谢妃为后。所以作为贾家的继承人———贾谧更为贾南风看中,沆瀣一气。

  有了贾后的撑腰,贾谧连太子司马遹也不放在眼里。他和太子下围棋,会当众跟太子抢棋子,十分张狂,结果被成都王司马颖当场训斥。贾谧到贾南风处告状,后者不分青红皂白,立马将司马颖赶去邺城。

  由于太子司马遹非贾南风亲生,二人一向不和;加上太子又聪明能干,一旦继位,贾家的权势必然难以为继。所以与太子结仇的贾谧便唆使贾南风废掉太子,以期永掌权力。

  二人设计将太子召来,强行将其灌醉后让其抄写了一张纸条,然后立即将这纸条送给惠帝,又召集群臣讨论太子谋反之事。纸条的内容是“陛下宜自了,不自了,吾当入了之。中宫宜速自了,不自了,吾当手了之”。意思是让惠帝和皇后迅速退位,不然太子就要发动政变弑君。群臣激辩一日,争到天晚;由于有张华等人力保,太子被废黜为庶人,算是留了一命,和三个年幼的儿子被关在金墉城。

  太子怕被贾后毒杀,每天自己在屋内煮饭吃;加上一些宫女忠心耿耿,常从墙外抛扔食品供给,太子又多活了几日。贾南风见无从下手,便让人秘制了毒药,强行送给太子;太子死活不喝,最后被恼羞成怒的太监用药杵砸得气绝身亡。

  太子之废,已是群情激愤;太子之死,更让各方力量忍无可忍。皇帝愚笨,外戚弄权,宗室把皇室日后崛起的希望全寄托在太子身上。没想到,外戚势力得寸进尺,不仅废掉太子,还将其残杀,这完全打破了双方互相容忍的均衡格局,使宗室看不到重返中枢的希望。(南方都市报南都网)

  而且可以预见,皇后杀掉太子后,必然会选择一个自己掌控的人作为家族继承人。这样一来,不仅是现在,即便是晋惠帝驾崩,权力都会一直掌控在贾家手中,会出现汉朝外戚长期掌权的惨剧,到最后可能连政权都会被外戚取代———西汉太后王政君执政四朝而致外戚王莽篡汉的教训并不遥远。

  因而,太子一死,宗室们便立即行动———掌管禁军的赵王司马伦联合了梁王、齐王等王爷,率领大队禁军入宫捉拿贾后。睡梦中的司马衷又被抬了出来,“发布”了收捕皇后的诏令。跋扈的贾谧当场被杀;贾南风遥呼丈夫救己,惠帝毫无反应。

  嗜血的屠刀又在洛阳城肆虐了一把。贾南风被囚禁于金墉城,喝下金屑酒而死,贾家亲属全被诛杀。立场上较为中立的张华虽辩称自己忠义,也被夷灭三族。皇后一党势力被连根除掉。至此外戚势力尽灭,朝中只剩下了宗室一支力量。

  晋武帝设置的分封制安全地保证了司马皇族的利益。杨骏和贾南风虽能狐假虎威暂时掌握董事会权力,但一旦野心过大,要想篡夺司马家族的核心利益,就会被轻易清理出董事会。但硬币的另一面,由于分封制给了宗室们巨大的权力,极大刺激了其挑战朝廷的野心。皇权无威,皇帝孱弱,宗室们取而代之的欲望必然更大。面对一个近乎空置的御座,董事长的兄弟叔伯们又怎能经得起诱惑?

  可以想见,一场更可怕的同族之间的血腥争斗要将整个帝国拖入毁灭,这破坏力远大于宗室外戚争斗。下篇将重点描述王朝内部宗室如何残酷内斗,争斗升级,引起全国混乱。

  赵王,原名赵波,青年文史作家,供职于浙江教育出版社,著有《后三国风云》等书。 (南方都市报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